新闻中心

长江医院检验科:让我们经得起人民的检验

2014-02-21  来源: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

“叮咚”,检验科门外的门铃响了。正在显微镜下检验样本的医生江桂云停下手中的活,询问了病人的姓名,然后从抽屉里找出病人的化验单。

检验科门口贴着“闲人免进”的字样,里面纵深一条长长的走廊,两边房间依次排开,略显“神秘”的检验科里面藏着什么样的故事?

从房间空旷到仪器满屋

人们所认识到的检验科通常是一个小房间,窗户用小铁栏围着,里面的桌子上摆满各种仪器,抽血、送化验样本、拿化验结果都在这里进行。然而,在这个小房间后面,有5间摆满仪器的大房间,这里才是检验科的“心脏”。

每次有人到检验科参观调研,检验科主任黄所新总是领着大家,踩着熟练的路线依次来到仪器前,她伸出一只手,微微自豪地介绍:“这是检测血流变的,这个是检测乙肝病毒的。看!这个是非常先进的生化仪,很多医院的都比不上我们!”

这些房间现在共有大大小小20多台仪器,它们有着严格的使用和管理规定,俨然是检验科的“宝贝”。

“你们知道吗?在05年刚刚搬到这里时,这些房间很多都是空的,我们那时只有一些小仪器。”黄所新向大家介绍道。

那时,显微镜是被检验科使用最多的仪器;血凝、血糖检查只有半自动生化仪,一部分工作还要靠手工完成;血型只能检查最寻常的ABO血型系统……检验科,最多只能算是一个单一手工操作化验室。

如今,走进检验科任何一个房间,体积硕大的仪器都彰显着不凡的实力:血凝、血糖的检查早已被先进的全自动生化仪取代,血型可以检验出Rh血型系统……

用了近十年的时间,一个检测设备先进齐全,兼具现代化硬件和软件的医学检验科建立起来了。

“原来我们只能开展20多个检验项目,年收入仅有4.7万元;而现在我们能开展140个项目,全年总收入突破400多万元,整整翻了近100倍”。作为这种变化的“见证者”,黄所新每每谈起这些都会感叹不已。

 

 

三项公开承诺

家住汉阳的杨先生有多年的糖尿病,要经常进行血液的检验。而每次他都选择坐一个多小时的公车到长江医院检验科。杨先生不嫌路途辛苦:“这里结果准,而且服务态度好!”

随着检验科的发展,这种“远到”的病人越来越多,为了减少他们看病的时间,2011年,检验科面向社会公开承诺:

“针对无陪护老人,路程远及行动不方便的患者,其三大常规,大生化检查均可在1个小时内取得结果。”

越来越短的时间能取得准确的检验结果,越来越多的病人来这里进行检验,越来越多的病人将这里介绍给别人。

检验科还向社会承诺:努力构建和谐医患关系,热情主动服务;加强技能训练,保证病人医疗安全。

承诺是一种责任的坚守,需要所有人为之行动。

检验科是临床医学和基础医学之间的“桥梁”,很多病情的治疗必须要依靠检验的结果。2009年,长江委一名职工在体检之前无任何不良症状,直到检验结果出来:肾功能和肌酐严重超标,临床诊断为急性肾衰!一张小小的检验报告最终挽救了一条宝贵的生命。

但是,作为治病的中间环节,检验科的医生们有时候会觉得心里很“受伤”。

一些病人在上一个科室看病时可能会产生不愉快,发泄的时候正好到了检验科。因此,检验科这个“桥梁”还要发挥着疏导病人情绪的作用。

“我们要站在病人的角度理解他们的心情,他们其实都是善良的。”有着三十多年检验经验的江桂云说。

奇形怪状的透明器皿、屏幕闪烁的电子仪器,检验科宛如一个科学实验室,它要求实验室工作要密切结合临床。随着先进的实验技术与仪器在国内逐步普及,检验学领域的发展也越来越快。

每个月,检验科所有人都要根据一个主题准备资料,组织讨论学习。大家看到最新的研究成果也要印出来供科室共享。

将学习和临床紧密结合。近两年,检验科新增了微柱法—正反定型结合的方法测定血型、三项心肌标志物定量检测等10余个检验项目。

荣誉来自团结的你们

每年武汉市卫生局要举行2次室间质控评比,卫生局向各医院检验科定期发出质控物(已知菌株或模拟标本),在各检验科不知质控物正确结果的情况下,要求能在指定日期回报结果.

在300多家医院检验科的评比中,长江医院检验科团队参评的40多个项目都是取得90分以上,其中血常规项目和20多个生化项目取得100分的成绩。

目前,整个检验科共有8人,虽说人数多年来没有发生太大的变化,但是随着更多仪器的使用和检验学的发展,他们的分工越来越细:生化检验人员、临床检验人员、微生物检验人员、免疫检验人员……

虽说检验科不是急诊科、不是住院病房,但是仍然要求24小时工作。每到血防体检的时候,整个科室都进入紧张的“待命”状态。空运而来血防样本,即使是在半夜到医院,科室也要立即开始将样本进行测定。

在他们中,年青人占据了半壁江山,作为医院的窗口科室,“服务无止尽”是他们永远记挂在心里的一句话。

 

 

“80”后医生王勇有着年青人的使命感和医生的责任感,家里虽然住的远,但是每天坚持提前半个小时来上班;肖婷,另一个年轻的医生,经常一干就到中午1点钟,根本顾不上吃饭:“没有什么加班费,我就是想要病人早点拿到结果!”

去年,检验科完成体检人数近6千人次,非体检人数近3万人次。对于一个规模不大的医院来说,这是一个庞大的数字。

黄所新的儿子正在读高三,因为一心扑在工作上,她很少有时间关心儿子的学习和生活。她说:“我们科室有一种团结、上进的氛围,他们从来不会因为个人原因影响工作。”

2009年.在武汉市举办的镜检技能竞赛中,黄所新、刘清芳分获个人一、二等奖。

检验科已经连续多年获得长江医院“优秀科室”称号,“新业务、新技术”二、三等奖,并且还承担了武汉市疾控中心结核和疟疾两个传染病定点门诊。

2013年,血吸虫检验工作开始进入实验准备阶段。这意味着从今年开始检验科可以自主开展血吸虫病检验工作。

“我们不会因为取得的一点成绩而沾沾自喜,还是会沿着既定的路线健康、合理的发展科室,永远将检验质量放在首位。”黄所新说。

“叮咚”,门铃又被病人按响了。诗人卞之琳在《音尘》中写到:“绿衣人熟稔的按门铃/就按在住户的心上……”而这样的一声,又何尝不是按在了检验科医生的心上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