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中心

长江医院导医台新的“圈里圈外”

2017-05-12  来源:长江水利委员会长江医院

5月12日,又迎来一个护士节。早上,穿着粉红色工作制服的导医李婉婷和胡梦梅在新的导医台里为病人办理就诊条码。上个月,医院给导医台画了一个新的“圈”——椭圆形的导医台不仅面积比原来扩大了1倍,而且还装上了信息化系统。

新的导医台主色由原来的浅绿色变成了深绿色,浅黄色大理石台面上摆放了印有各种提示的小牌子:请办就诊卡、便民利民就诊服务点、分诊预诊处、失物招领处......看起来事情千头万绪,导医们却做得井井有条。导医台两旁对称摆放着一对大型盆栽植物。

登录病人基本信息的信息化系统让导医在病人的就医环节中承担了更多工作,但却使挂号室和医生们的工作更加便捷,病人也节省了时间。目前,导医组有9个护士组成,平均年龄仅为23岁,是医院最年轻的群体。

当导医,是在长江医院成为一名“合格护士”的第一步考验,没有足够责任心和爱心,都不能胜任这个职位。

早上8点半,导医台外已经围满了病人,咨询病情的、办理就诊手续的、借用物品的……“请问姓名?身份证带来吗?有病历吗?”一个班下来导医几乎要重复近百遍这样的问题,有时稍有怠慢还会遇到病人的责怪,尽管这样每次她们还是耐心服务好每一位病人。

让李婉婷印象最深的是曾遇到一位心情不好的病人,“他二话没说就两手一挥,把导医台上的所有东西都掀到地上。”

“生病了之后心情急躁,容易发脾气,这些我们要理解。”李婉婷现在怀孕7个多月,依然坚守在导医台。

但面对违反原则无理取闹的病人,这些年轻的小姑娘也展现出惊人的勇气。

“前天早上就有一个病人逃费,做了检查之后没付钱就准备离开。”导医喻欢当时在场,她毫不犹豫地要求这名“身形魁梧的男性病人”交费,在保安的帮助下,终于让这名病人交了检查费。

2017年,医院提出“转变职能,主动服务”的工作理念,更多时候,导医们要走出导医台这个“圈”,在进门的地方主动询问病人需求,发挥引导作用。

“平均每名导医每天站立服务的时间是7小时。”谢碧辉说。她已经当了多年的导医组护士长,加之深厚舞蹈功底让她的言行举止得体大方,妆容穿着精致简单,成为每一批导医们的学习“典范”。

引导病人看病,提供便利服务,是导医最基本的工作之一。每年到体检的时候,各科室的人手不够,导医就成了支援各科室的重要力量。“有时深夜12点下夜班,到了第2天早上7点多又要开始引导体检人员。”

每每谈起导医组的小姑娘,谢碧辉总是一脸骄傲:“她们不仅能吃苦,而且有爱心!”

3年前,刚刚上班的导医代雨莎曾遇到过一个病人请求她帮忙垫付1000多元的医药费,“那时我的工资并不高,交完几个月的房租之后手中的钱已经剩得不多”,但她没有犹豫,带着病人去了收费室,帮助垫付了医药费。

门诊大厅是人员最密集的地方之一。导医们常常能捡到手机、银行卡、现金、首饰等贵重物品,她们总是第一时间把这些东西上交。

快到中午,门诊的病人渐渐少了。站了3个多小时的胡梦梅从“圈外”走进“圈内”坐下来,她打开导医台的一个抽屉,里面除了流行小说《摆渡人》《白夜行》等,还有几本医疗专业相关的书籍。她从抽屉里拿出一本《护理学》:“马上要医疗‘三基’考试了,我要好好准备!”

这些导医的“前辈”大多已经在病房里做着更为专业的护理工作。在导医台这个“圈”进进出出的时光,“让她们对护士这份职业认识更加的直观、深刻,也更加明白做护士的平凡与伟大。”谢碧辉说。

就在上周,经过征求全院职工的意见后,导医台的正面端端正正的贴上了这样12个红色的黑体字:亲人般全面关怀,朋友式服务关系。